井目标

深海咸鱼

脑洞①

我,一如既往的扭动钥匙,打开家门。

听到我回来的声音,母亲从客厅里快步走过来。我坐在玄关处脱鞋,回头看到她已经站在我身后,靠着墙,微笑的看着我

“回来了啊。”    “嗯?怎么了?这么想我?” 我笑嘻嘻地调疏道。    “你上次忘记带东西了。”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
没有回复,她转身直径走向厨房,我十分好奇的跟上。 母亲打开厨房里的旧木柜子,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酒,吹了吹上面薄薄的灰。“喏,这是你的樱桃酒!”   她伸直手,非常小心地把酒递到我面前,“你什么时候酿有樱桃酒?我怎么不知道?”  我开心的问。       “五………五六年前吧……”     “五六年?…………”

我低头想了想,的确没记得有过这事。 看到我没接,她低低的吸了吸鼻子,朝前走了一步,想把酒放在我手上,貌似还想和我说点什么,不料,一个唨咧……

我没能接住那瓶樱桃酒。它擦过我的指尖,接然,响起玻璃与瓷砖碰撞然后破碎的声音。

浓稠的酒撒了一地。
纯厚的酒香里混着一股锈腥味。





而我,看到深红色的樱桃酒里映出,已死去的我的模样。

啊…………我想起来了…………原来…………我早已经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怎么了?!!!”男人从客厅冲进厨房,看到满地狼藉。女人跪在撒了一地的酒面前,不顾玻璃划破手臂,手腕,手掌,努力将酒围在自己面前。哭得煞是难看。

END

评论

热度(5)